Φ Meine Idee
關於部落格
你可曾想過,你今日享有的人權是多少人的血淚換來的!
  • 66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用民間的力量推動「國家」這堵「牆」

事實上,這應該是國家要來主導,對於過去侵犯人權的歷史事實做全面的訪查、還原真相。今天吳老師一直說,可以作為民主國家的借鑑,告訴國人一定不要再犯。然而,這有兩個可議之處:
1.前提必須是我們不僅做全面的訪查、國家確實投入,而且我們引起社會強烈的反思。
→但是台灣並沒有,不僅國家從未正視,人民也還未從驚駭中走出來,可以說是威權的餘「威」還在這個社會中流盪。
2.民主,一直掛在嘴便說,說得很快樂,也很滿足,但是民主的意義究竟是什麼,恐怕很難有一致的觀點。
→我很好奇,與會的對人權了解有多少,我也很好奇今天參加培訓工作坊的同學們對於人權的了解有多少,為什麼人權的知識不見蹤跡,這樣對於我們檢討過去的歷史,似乎總覺得有點失焦的感覺。

當我把報名表寄出的那一剎那,我就緊張不已,因為陳老師和我都知道,多愁善感的我,看來是不是合作口述歷史的工作,幾乎可以預料會和受訪者哭成一團。但是陳老師還說,但還是要去,去做第一手文獻的蒐集;事實上我的想法,也不過就是想出份力。隨著時間推移,這些前輩慢慢凋零,流傳在他們內心深處的歷史,還沒有機會說出來,很可能藉由他們的言說,表現出力使得另一種面貌,不僅可以免去官方意識形態的夠做,也可以某種程度的對於受訪者有一些自我療癒的效果。

也是透過今天的工作坊,才發現過去醉心於藍博洲的英雄式敘述,他的《幌馬車之歌》寫得令人感嘆不已、傾慕不已,對於這些慷慨赴義的前輩,充滿景仰。然而,他的著作其實算是一種報導文學,不僅前後出版有不一致的狀況,史料的撿擇還富有主觀的剪裁。當初在讀得時候,都忘了要注意作者的左傾立場。即使如此,還是對於民眾重新建構歷史意識有一點幫忙,從新校準記憶中的台灣,起碼對我是如此吧!

由民間自己掏腰包做政治受難者的口述歷史訪查,真的很辛苦,
但是,相信這一點一滴努力的背後本身的價值,可以支撐我們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前走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