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你可曾想過,你今日享有的人權是多少人的血淚換來的!
  • 66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踏上、歸途~

於是我先晃去中大新村,想去找小河和來福,可是卻只看到一隻黑狗,眼睛芭扎芭扎的望著我。打電話給小雷,他說他三點多才會到,我跟他說我要去宵夜街覓食,肚子超餓的。他說他也正有此意呢~只是他還沒到。買了大大美食的油雞腿飯,在十四社交誼廳吃了起來,看到有人在討論報告,不今想起以前在這粒奮鬥努力的場景。酒足飯飽,繼續前往下一站。中大書房!!都忘了還有這個地方,也就是中央的敦煌書局。

到了前門,松樹的聲音依然如潮水般湧來,只是,因為天雨的關係,好像顯得有些悽愴。文院旁邊在蓋文三館了,志希館、綜教館、理學院、鴻經館的外強也全都包起來,似乎是要整修的樣子!中大湖也變成沼澤地,只剩下幾隻鷺鷥在裡面覓食。現下,連大禮堂也要拆掉,再蓋社團大樓。中央發財了嗎?真令人難以想像!心裡偷偷想著,兩年後應該可以蓋好吧~如果暫時不去德國,我一定要考回中央!!

繞了一大圈,跟小雷在百花川碰頭,前往社辦。遇到龔哲學弟,很「沈穩」的跟我們介紹社團現在的走向,走向比較團康式,此時我已經是滿臉問號。原來,我剛才都進來時遇到兩團人在那裡呼口號,就是管樂社的新生呀!接著又說,免不了要捨棄掉一些傳統,說著說著,現在的社長艾德出現了,不一會兒,馬上因為站姿,被龔哲學長糾正,我真是快笑死了,這算哪們子轉型,以前我們也沒有這樣,他究竟是遵循哪種傳統?抑或是拋棄了哪個傳統轉向哪一種型態的向心力?(笑)

咚咚咚...張昆和宛亭也到了,我們溜社辦,就開始找尋自己的樂器練了起來,真是太快活了!那個回音,那個聽起來超厲害的回音~老Bach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好吹!看著以前歸類的筆盒,那兩個字是我寫的耶~還有那個被大家塗鴉得很厲害的筆筒,不是「吼!」就是「怒」呀「戰」的,我還在上面找到我簽名的ID!

快樂的吹了一陣,大約五點,決定要出發前往薑母鴨,這時才知道,之前那家店已經在兩年前收起來了!所以是去前門那家大的。總總算一下,來的人有
黃大師夫婦(黃大師仍念交大音研,不急著畢業,他說藝術的文憑只是虛名,但又附註說,挺難拿的)、
轉罰夫婦(聽說轉罰在花蓮海洋公園工作,是跟海豚打交道嗎?)、
張昆(據說下週要考GMAT,預計明天七八月去荷蘭念商學碩士,就是為了去鍍金)、
宛亭(現在接案寫計畫,想先自己做看,是到年底在決定去向)、
小雷(仍在某設計公司上班,據說接了一個案子設計中央的音樂廳)、
猛男(在北市南門國中教書)、
瓜瓜學妹(在東區某家公司當企劃人員)
法師(在中央念研究所)、
龔哲(現在大五,資館系輔修財金)、
賴甫(在雲林當公務員,不會講台語,一律以國語回答,而且溝通無礙~)、
國洲學長(我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耶!都沒有說到話)、
破許(好像在帶某個樂團),再加上
我(在東吳念哲研所,立志明年七月畢業,七八月去德國一趟,考過德檢B1+IELTS 6.5),
總計有十五個人呢!!

託賴甫的福,搭他的便車到薑母鴨,還順道搭他的便車回士林,讓我在九點前就到家,明天可要好好奮鬥呢!!各位不用等到明年見,等小毛年底回來,再一起回中央試piccolo trumpet吧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