Φ Meine Idee

關於部落格
你可曾想過,你今日享有的人權是多少人的血淚換來的!
  • 65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平和地面對攻擊

就在第三場結束後,我在走廊碰到他和我的評論人—林先生,
非常感謝他願意來評我的文章,要不然就會變成一波四折了
先找了吳先生,他要出國沒法參加,但他對我的文章很有興趣,我已經寄給他了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期待他回過後的批評指教
後來找了顏先生,但他也太忙了,無法參加。
最後找林先生,從他與老師的好交情以及他事後的自陳,
他果真是強迫中獎的!哈哈。

除了發表時一度哽咽,撐住不留下眼淚,只是聲音聽起來不一樣了
我心裡知道我的嘴唇在顫抖,
似乎在報告的當下,這段期間看的有關白色恐怖的回憶錄、國民的不人道作為、政治壓迫
全都湧上心頭~
我撐住了,報告完畢,聆聽林先生的講評
他不僅客氣也很和善,已論文發表會來說,他完全沒有殺傷力,讓我原先的緊張消去了一大半
有的只是要共同奮鬥的情感締結
是的!
五○白色恐怖的歷史被掩埋了,大家習於談論二二八、台獨案而後是美麗島,
五○年代二萬九千件的政治案件、十四萬受難者,五千位被處死者
他們以生命為台灣的民主奮鬥,卻喪生在國民黨覆蓋反共意識的政治屠殺下,
林先生說:「這個議題值得花十年二十年去研究,這是年輕一代的課題。」

衝突產生--
肇因為某王姓老師
他認為我的題目根本是兩個不相干的東西,
看起來是割裂的,激動地陳述他的意見,
我根本等不及他說完,就已經急著回覆,
的確,很可能是在有限時間內沒有辦法把理論與事實考察的關連性講清楚,
但是,萬不可以用這樣的問題;「康德關不關心白色恐怖」這樣的問題,企圖抹殺論文的意義,
如果照他的意思,是不是孔子的現代意義也不值得考察?

不過,沈老師倒是提了很有意義的問題,
「對於權力的屈從是不是就是一種人性的懦弱」
事實上我不贊成這樣的化約,但是當時並未能好好的回答,實在有些可惜,
不過,之後投稿雷震公益信託獎學金時,我會針對這個問題好好的處理。

此外,我認為,王文方老師似乎很能同理我的心情,
會後還追問我報告時是不是有點哽咽,
事實上,澎湖七一三事件他也看過一些相關的論述,
因此,相較之下比較能同理的看待我的論文,而不似另一位王老師那樣,
激動的問出令我覺得他根本沒看我的論文就問出這樣的問題。
雖然他有可能是打手,就是專問嚇學生的問題,但是情形看來好像不是如此。

會後,我的老師笑著告訴我說「不錯!長大了!」
一會兒,又返回會場告訴我,白色恐怖口述歷史之後會招募第二期志工
我聽了很高興,因為我看到第一期招募時,已過了期限,
很惋惜不能參加這個有意義的活動。
好在,還有機會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走到研究室,又有學弟以「我問你一個問題喔!但是請你不要生氣!」
他說他跟王老師有一樣的感覺,
也覺得是兩個不相關的東西,
他會問這個問題其實我有點驚訝,
一方面是因為,他也上過痛苦與惡的哲學的哲學
二方面是,是不是我的投影片太過於簡略!
總之,經過一番討論,雖然我確定他能不能接受我的想法,
但我很珍惜這樣的討論機會。

更有甚者,惟任也認為我沒有回答到王老師的問題
但這一點其實我不很清楚他指得是什麼,
在走廊討論了一會兒,似乎仍未獲得共識

總之,這一天經歷了一場討論的盛會
我很珍惜這次的機會!
但是現在,我需要一些事情讓我放鬆一下
也許去故宮走一走,也許看一場電影...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