Φ Meine Idee

關於部落格
你可曾想過,你今日享有的人權是多少人的血淚換來的!
  • 65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Hannah Arendt

在Günt Gaus的訪問稿中,
她對於寫作的態度,
她說:寫作就是尋求理解,是理解過程的一部份......某些事情得到清晰表達。
她不像男性一班期待自己非常有影響力,她想要理解。
而如果別人與她有同樣意義的理解,她會因而感到滿足,彷彿在家一般。

她還說:在沒有想清楚之前決不會寫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因而她通常是想清楚之後一次通通寫下來!)

對於現階段的我真有莫大的助益。
這一篇痛苦與惡哲學專題的期末報告,
我想再試一次,投稿下學期的論文發表會
希望這一次我可以不緊張的,鋪敘敘我所要說的概念
說出我自己的理解,不在覆蓋課堂討論的陰影,
而得到"No Surprise"  的評價,那使我感到不快。

因此,定下心來,好好理解Berstein所說的Radiocal Evil
理解Kant與Arent
再我預設好的框架下,
說明我想討論的:〈面對人權迫害——康德「根本惡」的概念延伸〉
我知道還有很多沒有想清楚的地方,
加油,定下心來,穩穩的完成,
再快樂的回家過年吧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